签C罗只是开始,沙特的体育野心究竟有多大?

沙特豪门利雅得胜利官宣C罗加盟,“C罗去哪儿”转会大戏就此落下帷幕。然而,这次火爆全球的重磅引援,只是沙特阿拉伯体育计划大展宏图的第一步。

早在2016年4月,沙特当局便制定了“2030愿景”,其中包含国家转型计划。

长期以来,石油石化产业都是沙特的经济命脉,丰裕的石油资源如同印钞机一般,为这个中东国家换来取之不尽、用之不完的经济来源。

但出于全球环境治理愿景与碳中和发展目标,富如“钞票堆成山”的沙特,也面临着经济转型的刚需。迈向可持续性、多元化发展,是这个阿拉伯国家未来必须走出的关键一步。

签下C罗,是“2030愿景”的先手棋。

“天价”招揽形象代言人

向来不服老的C罗,能够“委曲求全”、退居二线,离开欧洲远赴阿拉伯,除纷繁复杂的个人因素外,金钱的诱惑乃是开启转会大门的钥匙。

要知道,名扬四海的C罗早就不再为金钱发愁,那么,利雅得胜利究竟挥金如土到何地步,才能让腰缠万贯的C罗为之心动呢?

据知名C罗球迷Factor哥统计,C罗的薪水总额为4亿欧元,每个赛季的薪水2亿欧元,每月的薪水1660万欧元,每周的薪水410万欧元,每天的薪水59.5万欧元。

这是什么概念?

相当于你每天只需踢一场比赛或参加一次训练,银行卡便可进账439.37万人民币!

所谓“天上掉馅饼”,想来也不过如此。

亚洲第一联赛

重金挖来C罗,这下,沙特联赛可以名正言顺的宣称自己是“亚洲老大”了。

众所周知,在辉煌的金元时代,中超曾是亚洲的门面,但随着限薪令的出台,中超踩下急刹车,被其他对手纷纷赶超。

据最新的亚洲联赛球员身价总和来看,“亚洲头牌”的后继者并非日本J联赛,也不是韩国K联赛,而是C罗即将去往的沙特联赛,这里的球员身价总和高达2.8亿欧元(C罗不算在内)

如果说身价的数额只是抽象数字,不妨列出一些具体的球星。

以C罗的新东家利雅得胜利为例,前哥伦比亚国门奥斯皮纳、前拜仁中场古斯塔沃、前恒大外援塔利斯卡、喀麦隆国脚阿布巴卡尔均悉数在列。

这样看来,虽说C罗去往亚洲是走了下坡路,但还不至于“一夜回到解放前”,毕竟他的下一站,是亚洲足球的最高规格。

世界杯与奥运会

沙特请来C罗,主要目的并不是扩大联赛影响力,更重要的是,为申办2030年世界杯运筹帷幄。

可问题是,世界杯不是刚刚在亚洲举行吗?为什么沙特在8年后还可申办?

对此,沙特足协自有锦囊妙计。

碍于大洲轮流制规则,若沙特一国申办2030世界杯定不合规矩,但沙特足协已计划拉拢埃及、希腊“入股”,一同向国际足联发出申请,这样一来,地域问题便不再是拦路虎。

尴尬的是,C罗的祖国葡萄牙,也对申办2030世界杯兴趣满满。

《世界体育报》消息称,伊比利亚半岛的两个国家,西班牙、葡萄牙打算联合申办2030世界杯,而他们的主要竞争对手,正是沙特、埃及、希腊组成的“古国联盟”。

如此说来,C罗担任沙特足协的形象大使,岂不是对葡萄牙不利?对此,葡萄牙媒体有着不同的说法。

《晨邮报》认为,只有沙特获得举办世界杯的资格后,C罗才会履行形象大使的职责,而在此之前,C罗不会与本国足协为敌。

其实,无论C罗是否会在沙特申办世界杯的过程中贡献力量,他本人的到来,就已经为沙特足球增光添彩了不少。

此外,沙特还有着一项野心勃勃的“十年计划”,即在举办世界杯的十年之内,沙特还计划承办奥运会,他们将这一计划的实现目标定格在2036年。

沙特阿拉伯体育部长费萨尔认为,沙特有能力在十年之内承办两届体育盛会。

沙漠中的亚冬会

费萨尔之所以对“世奥双响”信心满满,亚冬会的申办成功乃是坚实的物质基础。

就在两个月前,沙特阿拉伯成功获得2029年亚洲冬季运动会的举办权,自此,沙特将成为首个举办亚冬会的西亚国家。

冬季运动会之所以迟迟与西亚无缘,与地理位置和气候有着直接关联。

除西部高原属地外,沙特境内其他地区均为亚热带沙漠气候,天气长年炎热干燥,盛夏时节可突破50摄氏度,年平均降雨量不足200毫米。

如此寸草不生的荒漠,举办冬季赛事岂不是天方夜谭?

办法其实不难,首先派上用场的便是“万能的金钱”。既然气候条件不允许,为什么不干脆建造一座冰雪之城呢?

据悉,沙特政府计划斥资5000亿美元,建造在一座名为“TROJENA”的未来城市。

新城的规划非常特别,像一条狭长的走廊,长度170公里,宽度仅200米,这条“走廊城市”能容纳900万人口。新城内不设交通道路,也不许汽车驶入,全部使用清洁能源,95%的土地都被划为自然保护区。

沙特王储萨勒曼将这座新城称作“自己的金字塔。”

为筹备7年后亚冬会,沙特派出两名高山滑雪运动员参加了北京冬奥会,还耗费巨资,在首都利雅得建成了全国第一个人工滑雪场。

电竞、高尔夫与F1

可以说,单一项目的成功并非沙特人的追求,在体育这块宝物遍地的猎场,“阿拉伯猎手”的枪口不仅仅对准着足球,也不限于奥运会和亚冬会,“大丰收”才是他们的野心所在。

沙特王子费萨尔敏锐的嗅到了电竞产业的良机。

2022年以来,沙特对电竞产业进行了大量投资,仅半年便挥霍100亿美元。

三个月前沙特曾放出狠话,未来将砸入电竞领域380亿美元,目标是将沙特打造成全球电子竞技产业的中心。

除电竞外,F1也是沙特的新宠。

2021年和2022年,沙特已举办过两场F1大奖赛,就在前几日,海湾媒体宣称,沙特已与澳大利亚达成协议,2024年F1的揭幕战将在沙特打响。

作为“土豪”国家,贵族运动高尔夫,沙特自然不愿错过。

今年6月,沙特公共投资基金注资的LIV高尔夫邀请赛在伦敦打响,米克尔森、达斯丁-约翰逊等大牌选手纷纷参赛。

据悉,第一站赛事的奖金为2500万美元,而全部8场比赛的总奖金高达2.5亿美元。

总而言之,C罗的到来,只是沙特“体育强国计划”的开端。未来,这个阿拉伯国家会像一台金子铸成的机器,在各大体育项目的中心占据牢靠位置。通过体育产业的飞黄腾达,让身处第三世界的沙特,从幕后搬到前台,从边角移至中央。

至于沙特人的“钞票胶水”能否与体育项目充分黏合,接下来还有很多的工作有待完成。

(仰卧撑/Harry)